SQL语句出错:update product set Views='1' where ProId='7'
错误代码:#1054- Unknown column 'Views' in 'field list' 机器视觉旷视的野心和CV的未来|公司新闻-重庆杰_电气自动化
020-88888888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020-88888888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我们 >
机器视觉旷视的野心和CV的未来|公司新闻-重庆杰
发布时间:2019-10-21 17:10
浏览次数:

机器视觉旷视的野心和CV的未来

2019-09-27  来自: 重庆杰控电气自动化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63

谁也不会怀疑,人工智能将是未来十年中得到广泛应用的技术之一。自2015年以来一级市场对人工智能投资的火爆在2018年趋冷,人工智能的创业窗口期可能已经过去,市场对人工智能的投资将进入到确定性更高的二级市场阶段,旷视递交的招股说明书彻底拉开了以AI技术为核心业务的创业公司的上市序幕,半年来的各种传言得到了证实。可以预想见,AI独角兽们将在未来的1-2年内纷纷上市,在二级市场中融得资金作为下一轮竞争的。AI赛道的竞争刚至中局,可能是一场独角兽之间的“无限战争”。


机器视觉(ComputerVision,CV)因其算法成熟度高和应用范围广,是众多人工智能技术中获得市场看好和商业应用的分支,也在2017年成功孕育出被公众所熟知的“CV四小龙”——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


本文就以旷视提交招股说明书为契机,来分析一下以旷视的战略布局和CV企业未来的发展。


一、CV头部四小龙和跟随者的差异化竞争


人工智能公司如何能够摆脱作为算法提供商被集成者的命运,是CV四小龙和跟随企业自2017年以来共同探索的元问题。也许是意识到彼此之间的技术能力和业务模式实在是太同质化了,寻求差异化发展和跨行业布局成为了CV四小龙之间的“默契”。


商汤向“后”,赋能百业。从公开资料和官网信息来看,商汤更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AI赋能者,通过算法+算力构建竞争壁垒。因此后端的基础算法自训练平台、自研芯片、建立AI算力平台成为商汤的发展重心。商汤的长尾算法孵化器可以实现高效的长尾算法开发,以适应不同应用场景下的实际需求,降低了算法开发成本。商汤的AI超算平台支持14000片GPU的并行计算,峰值计算达16亿亿次/秒,为更多高难度识别项目提供基础支撑。即使是国内云计算业务的领先者阿里云,目前也无法给出超10000块GPU的并行人工智能计算能力。


旷视向“前”,打通城市物联网“端到端”。所谓安防领域的端到端,即旷视想要覆盖前端感知-中端计算-后端分析的全栈安防流程,以一家算法公司的企业基因实现软硬件一体的野心。从本质上来讲,旷视希望以端到端方式实现对原有安防市场格局的革新。再加上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占旷视总业务的比重最高,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该项收入为1.68亿元、10.57亿元、6.95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53.6%、74.1%、73.2%。因此可以视旷视的AIOT战略,大致上集中于智慧城市领域的物联网业务,个人IOT业务占比较小。


亿欧智库对于旷视“端到端”安防业务的优势理解为,旷视作为算法起家的公司,终于可以有能力将前端边缘计算的快捷反应和后端云计算平台深度运算相结合,实现人工智能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其动态优化运算资源的分配将建造一个更精准快速的安防体系。如果说商汤的做法是为安防构建了更为坚实的算法和算力基底,那么旷视想做的软硬件一体、云端协同安防体系的行为更激进。


依图向医,多元发展。依图在成立之初就将很大一部分业务放在医疗影像的识别上,经过几年的探索和积累成为了AI医疗影像方面的领先者,其拥有不少成熟的落地应用实践,已经在数十家三甲医院部署了AI医疗产品。依图在AI芯片领域的努力值得一提,其自主研发的云端视觉推理芯片“求索”,“以其高性能和低功耗,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云端部署成本和运维费用。”


云从科技作为国家队,战略更保守和稳妥。云从作为中国银行业人脸识别的市占率第一的厂商,在机场和其他非银金融的应用也有相当成功的拓展。其在安防领域没有太大的野心,无意挑战既有市场格局,处于被集成的一类。


第二梯队的影谱采用结构化视觉分析技术进行视频内容的自动创作和投放,Video++采用图像识别技术将视频内容结构化并进行精准营销,眼神科技提供生物识别中的虹膜识别技术,图麟科技提供玻璃产品的机器视觉检测,云天励飞有和旷视类似的端到端产品规划,等等。可以说在近几年的发展中,CV初创企业都在差异化竞争中努力寻找商业化途径,不断的更新自己的业务范围和拓展企业经营边界。


旷视的野心和CV的未来


二、CV算法供应商的定位已经装不下四小龙的估值


烈火烹油般的CV应用始于2015年底,机器视觉技术的成熟配合时代的需要,提供的人脸识别能力似乎一下子应用到了各个领域,手机等终端设备的人脸识别与美颜,金融领域的人脸登录与核身,公安及安防系统的身份比对。市场对技术的认可和资本的追捧让CV一时间成为最热赛道之一,CV四小龙和其他CV创业公司期间获得了大大小小的融资机会。


热情和追捧往往能掩盖掉初创公司面对的很多问题。


第一、核心算法具有强者通吃的特性。如果仅从技术角度考虑,应用商在选择合作对象时,肯定会对综合实力和技术支撑最强的那家优先考虑。这就导致了商汤和旷视等厂商在争取手机厂商等终端用户时往往面对残酷的背靠背竞争,技术的微弱差距需要竞赛团队全力以赴的拼搏,在商业上的结果是失去了定价权和对市场主动权的控制。


第二、任何行业的门槛都是相对的。有人说人工智能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创业者往往需要庞大的研发团队和巨额的研发投入来确保优势。但门槛都是相对的。初创企业的进入难,并不意味着巨头进入也难。面对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有哪一家科技巨头会认为人工智能算法无足轻重?百度的深度学习平台PaddlePaddle、腾讯的优图团队、阿里达摩院的视觉实验室、海康大华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巨头们都在积累相关CV技术。哪怕暂时使用初创公司的产品,也难保以后的自研技术替代,甚至成为直接竞对。


第三、商业模式上的疑问。早期的商汤和旷视等更像是研究院而不像是商业化的公司。仅提供算法接口API或者软件开发包SDK,并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需要合作和依靠的外部企业太多了,在行业格局中弱势地位突出。甚至于虹软科技已经开始实行软件免费,硬件收费的竞争策略。

相关推荐